• 【中国陆军之声】父亲与雪

    来源:中国陆军网作者:郑昌盛  主播 李辰责任编辑:黄罗生
    2019-03-02 01:16

    父亲与雪

    ■ 郑昌盛

    月圆之夜,我身着荒漠?#22278;?#22823;衣,在连队楼前徘徊。

    正是寒冬季节,周围的绿化带竟浮?#31181;?#32321;叶茂的漆黑轮廓,因为地处温暖的闽南,即便北方早已雪花纷飞,这里仍随处可见绿色的植物。

    我的家乡在平原,参军入伍才来到了南方,从小生活的家乡从不缺乏风霜雨雪的点?#28023;?#22914;今我在现实中竟再也扑捉不到一丝丝雪的痕迹。

    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比萦绕脑海的雪更能牵扯出悠远?#21335;?#24833;了。军旅七年没有度过一个下雪的冬天,有雪的冬天成为了?#33618;?#25381;之不去的记忆。

    每每?#19997;蹋?#30355;月当空。一股绵绵思绪总会百转千回的?#21487;?#24515;头。

    唐朝诗人李白的那句:“月是故乡明。”道出的竟是我?#19997;?#26080;可辩驳的心声。

    一个人寂寞的时候总会想家,或许不应该说是想家,因为军营是我的第二故乡,连队同样是家。

    因为远在平原的故乡在我早期的岁月里已经留下了不可替代的童年记忆和情感经历,所?#22278;?#26377;了?#19997;痰南?#24833;。

    多年前,一场纷飞雪,我和哥哥拥簇着年轻的父亲来到房屋门前的积雪地,那是父亲第一次带我和哥哥见识雪人,只见父亲招呼我们兄弟二人从四周向一处聚集大团大团的积雪,我和哥哥听说父亲要教我们堆积雪人,兴奋的?#23490;?#30528;,又俯下身去滚起雪球向越来越高的小雪坡推去,寒冷的天气下聚集起了欢快的氛围。

    父亲将我们送来的积雪不断向上堆积,?#26469;?#21521;上垒落形成了三个由大到小的雪球,最上的雪球抵达了父亲眉睫的高度。他唤来我和哥哥,不知何?#20445;?#20182;的手中多出了?#29238;?#38271;短不一的树枝来。父亲笑的很亲?#26657;?#20182;拿出两支长短一致的树枝插在中间的那个雪球两侧。父亲?#30340;?#26159;雪人的两只?#37073;?#25105;和哥哥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父亲接着在最上的雪球为雪人插上小树枝,我指着那里说:“那是眼睛和?#20146;印!?#29238;亲笑着点了点头。哥哥指着雪人的脸颊对我说:“快看!雪人和爸爸一样高呢!”仰望里并肩而立的父亲和雪人就在那?#22791;?#25105;留下了同样高大伟岸的形象。

    不久前,一次与父亲通电话时我问起他:“?#37073;?#20320;还记得我和哥哥小时候的事吗?冬天下雪时你总爱带着我们在屋门前的积雪地上堆雪人。你还记得那个雪人有多高吗?”电话那段的父亲像是思考了很久,他缓慢而又含混地说道:“我记不清了……”

    那一刻我抬头仰望着头顶的明月,我知道那时我的眼眶在清辉的月光下一定像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患有脑梗塞的父亲记?#40644;?#20102;许多事……记忆里老家屋前的那个雪人随着冰雪消融早已不见了踪影,而进入暮年的父亲曾经伟岸的肩膀也变得瘦小了。

    想到此,我的心头不经一阵酸楚,我将大衣领向上提了提,紧紧包裹住?#26412;?#21644;脸颊。冬天毕竟是冬天,南方的冬天只是没有雪,冷气凝结的夜晚依然透露出深深的寒意。

    我时常在想,我们这些?#29420;?#25925;乡的军人,在许许多多不经意间的思念里,想到的不过是在寒夜里有一?#26053;?#19981;透风的墙和对墙后有亲爱的人温暖陪伴的渴望。

    尽管军旅生涯将伴随思乡之苦,可是当自己默默坚守在岗位?#20445;?#23545;于人民来说就是一?#26053;?#19981;透风的钢铁城墙,守护着万家团圆。我再次深呼吸,眨了眨困乏的眼眸,我仔?#35813;?#20102;摸腰间的装具,默念了一遍那夜的执勤口令,警觉地环视着四周。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

    好彩1开奖查询